_如人饮冰

我还是很喜欢你

Altáriel: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费艾诺热血澎湃的出奔
不问归期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芬国昐横穿冰峡的步伐
不远万里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泰勒瑞死守白船的无畏
痴极嗔极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图娜山轩昂屹立的白墙
茕茕孑立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欲征服黑暗深处的陌土
乐此不疲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格劳龙紧紧凝视的战士
不能自已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埃尔达舞动刀剑的奋战
不曾歇息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涅娜哀悼阿尔达的跪泣
失了声息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露西恩长跪诸神的遗愿
不忍离去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众爱努只知流淌的乐章
何人可抵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维拉们无法控制的诅咒
茫茫无际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绿草铺满芬罗德的坟茔
温柔惬意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双子间时刻挽起的双臂
不容置疑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生灵们心心念念追逐着宝钻
不问所起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贝伦独自走向魔苟斯的旅程
不尽人意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市井中落魄流浪的王裔
孤身只影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林中游吟者所唱的情歌
温言软语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凯勒巩做完有夜莺的梦
只留叹息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烈士头盔上飘摇的灰羽
碾落成泥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努门诺尔残章中的战火
柔软散去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海水退去处新生的山峦
无处遁形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魔戒被拾起后带来天灾
犹恐念起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西尔凡足下小溪的干涸
入渠几许
我还是很喜欢你 是红叶顶上 蝶翅下的绚景
不可诉与你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西境红皮书封笔的前夕
相思成疾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夏尔金秋新酿得的美酒
不带醉意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白船载着贵族归往西方
后会有期

【恺楚】Mr & Mr Gattuso(史密斯夫妇AU)

第四幕


阳光透过米白色的窗帘照进来,打在凌乱的被子上。房间里还残留着昨夜的旖旎,风吹拂着床头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睫毛扑闪了几下,楚子航缓缓睁开眼睛,又被灿烂的阳光闪了眼。他一向精准的生物钟今天失灵了,宿醉带来的头疼让他迷糊了几秒。


他动了动身子,却感到下半身传来的酸痛以及让人难以启齿的地方传来的肿胀感。脑袋里闪回着昨晚醉酒后的片段,旁边的床单上似乎还保留着那人的余热。平时条理清晰的大脑此时乱成一锅粥,想保持面上的不动声色,而脸上的红霞却早已出卖了他。


门口传来把锁转动的声音,嘎吱的轻响让平素警惕的楚子航瞬间回过神朝声源处瞥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托着托盘的骨节分明的手,托盘里放着两份热气腾腾的刚出炉的面包,两杯羊奶,旁边的碟子里盛着奶酪、荷包蛋和培根。


食物传来的香味让楚子航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几声,传近了那手主人的耳朵里。


恺撒轻笑了一声,"看来你已经醒了。"


他关上门,将托盘里的东西一一放在房间里的小料理台上。


"我不太清楚你早上喜欢吃什么,但我想没人可以拒绝的了帕尼尼。"


恺撒将馅料夹进面包里,阳光照进他清澈的蓝眼睛里,使楚子航可以清楚地看见他虹膜上的纹路。


"早餐吃帕尼尼?"当机了许久的楚子航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冷静。


"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吗,caro?"恺撒朝着楚子航挑了挑眉,眼睛里透着暧昧调笑的意味。


恺撒的痞笑让楚子航又想起昨晚的情形,脸上又开始烫起来,但还是故作一本正经的回道:


"不知道。"


"已经要到十二点了。"恺撒将放好馅料的面包放进烤箱烤着,拿过桌上的羊奶向床边走去。


"新鲜的羊奶,我去城市边缘找了家养羊的人家挤的。"说着将一杯递给楚子航。


虽然心里暖暖的,但楚子航仍然嫌弃的看着恺撒递过来的羊奶,勉强伸手接了过来。


"Hey,别这样看着我,我挤完洗过手的。"恺撒敏锐的感觉到了楚子航扑面而来的嫌弃,毕竟他接过杯子的时候明显避开了他的手,可怜了他想摸摸美人儿的心思都落空了。


楚子航借着抿羊奶的动作掩过自己唇边的笑意,他感觉和恺撒相处的这短短十几小时内他笑的比昨年整整一年都多。


刚挤的羊奶膻味很重,可是楚子航却没感觉到。


"我煮的时候加了几颗杏仁。"恺撒察觉到他的疑惑,解释道。


这种感觉很奇怪,楚子航心想,就像他知道我在想什么。


见抱着杯子坐在床上的美人儿又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恺撒失笑,摇了摇头走到小厨房里查看烤箱里的帕尼尼。


趁恺撒背对着他鼓捣烤箱的间隙,楚子航艰难地起身找到散落在地上的裤子,掏出兜里的手机,才看见同组织的后辈路明非昨天晚上发来的关于任务的后续消息。楚子航追踪的那只老狐狸在跑路的时候在机场被未知人士射杀,由于目击者众多引起了巨大的骚乱,不过初步估计这个未知人士应该来自美国军方。


对此楚子航感觉到无比戏剧性,不过他的雇主肯定会就"人不是他杀的"这个主题跟他进行一场漫长的讨价还价。


楚子航回了一句"下午回总部"就关了手机扔到一边,转眼看到恺撒在阳光下异常耀眼的金发,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


TBC


【恺楚】Mr &Mr Gattuso(史密斯夫妇AU)

第三幕 (上)

"所以……你是个旅行者。"楚子航忙于消灭面前的布朗尼,但出于礼貌也不忘不时回恺撒一句。恺撒没骗他,这家店的甜品确实美味。

"业余爱好而已,平时的工作挤不出那么多的时间。"恺撒伸出手将楚子航嘴边粘上的巧克力酱抹掉,默默在心里决定回纽约之后一定要报个烘焙班。

摸清楚子航嗜甜属性的恺撒叫来服务生,给楚子航点了杯蓝冰王,给自己要了杯苦艾酒。

服务生不一会儿就将酒呈上。楚子航拿起面前的酒杯,杯里酒液在灯光下闪着淡金色的光,就像面前坐着的男人金子般的发一样耀眼。嗅了嗅,有芬芳的果香。低头抿了一口,甜甜的,仔细回味还能品到蜂蜜的清甜。

楚子航平时并不喜欢饮酒,不仅是因为他酒量不太好,更重要的是他认为作为一个杀手,除了睡觉时应当时刻保持清醒,而且他也不太能适应酒精的味道。但恺撒挑选的这款酒甜味和果香味几乎盖过了酒味,楚子航甚是满意,虽然依然面无表情,但看着恺撒的眼神里溢出了赞赏。

接收到信号的恺撒有点小激动,一个激灵把杯里的苦艾酒一口干了。初入口的甜味过后是从舌根伸上来的淡淡的苦,以及酒精带来的轻微麻醉感。酒劲儿上头的恺撒站起身,走向大厅中央放置的三角钢琴前,在琴凳前站定后,转身微笑地看着因喝酒而脸颊泛红的楚子航。

" Per te,mia cara(意大利语,为了你,亲爱的)."说完后坐下,用兜里的方巾擦了擦手后,搭在琴键上,弹奏起了德彪西的《月光》。

这首曲子本身就悠扬,再加上恺撒此时的心情,弹得是更加绵长悦耳,听得楚子航有些心猿意马。

楚子航虽然情商低,但人家恺撒又是带他吃甜点又是弹钢琴的,就是个木头也该开窍了,何况他也不是没注意到恺撒看向他时温柔的眼神。他是个在感情上有点迟钝的人,以至于在他二十五年的生涯中都没正正经经的谈过一次恋爱。漂亮妈妈苏小妍已经因为他这个问题苦恼了好久,而乖孩子楚子航只能无奈地表示这种事情只能随缘。

而现在,恺撒·加图索,这个金发碧眼的意大利人,是他的缘吗?

当楚子航还在东想西想的时候,这边恺撒已经弹完一曲往回走,对为他鼓掌的其他食客回以微笑。

楚子航盯着他往回走的身影,这个男人的金发温暖得如同太阳,这个男人海蓝色的眼睛里有温柔的光,这个男人我才认识他几个小时却仿佛早已相识几个世纪。

"怎么,看傻了?"金发男人调笑着凑近抬起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回过神来,楚子航看着近在咫尺的恺撒的脸,鬼使神差地凑过去亲了亲他的鼻尖。

猝不及防得到心仪美人儿的亲近,恺撒心里瞬间炸成了天边的烟花,不动声色地呆愣了两秒后,单手捧住楚子航的后颈将人往自己的方向带,双唇相贴,却并未深入,厮磨了一会儿便起身坐回自己的椅子,欣赏着对方泛红的俏脸。

楚子航在对方专注的目光下,只感觉脸上越来越烫,只好拿过酒杯喝酒以掩饰脸上的红晕。几杯冰酒下肚,不胜酒力的楚子航有点晕乎乎的。

"要走了吗?"恺撒注意到楚子航已经打了几个哈欠。

"……好。"

TBC

【恺楚】Mr & Mr Gattuso(史密斯夫妇AU)

第二幕 (下)

"不,我不是一个人,"沉迷美色的加图索先生此时终于反应过来,"我和这位先生是一起的。"恺撒走过去无比自然的揽过楚子航的腰。

楚子航虽然情商低,但他智商高,听了这话,瞥瞥揽住他腰的这只明显不是波哥大本地人的金毛,再瞥瞥面前两名端着枪的兵蛋子,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于是就顺着恺撒的话回道:"是的,我们是一起的。"手悄悄伸到后面猛掐了下恺撒的背,以作为给二话不说就揽自个儿腰的色金毛的回报。

恺撒正满意于怀中美人儿的迎合,背上突然传来的疼痛感便让他的笑容狰狞起来。两位士兵虽有疑惑但碍于两人都已承认彼此是同伴而作罢,排查完酒馆剩下的人之后就离开了。

几乎是士兵走出门的瞬间,楚子航一个扭身摆脱了恺撒的咸猪手(恺撒,我对不住你),到吧台要了杯牛奶便坐到角落里开始研究波哥大的地图,全程没有施舍给恺撒一个眼神。

而恺撒看着这位在酒馆点了杯牛奶的东方美人儿,瞬间燃起了一股浓浓的征服欲。

恺撒捋了捋头发,带着一股王霸之气迈着步子走了过去,拉开楚子航对面的椅子坐上去。

而这厢楚子航只瞥了对面的不速之客一眼,便继续沉迷于地图的研究之中。

刚才门口只是匆促的一眼,现在恺撒才近距离地细细打量起眼前这位令人过目难忘的翩翩公子。

楚子航完完全全继承了漂亮妈妈苏小妍的美貌,皮肤带着江南人特有的细腻,眉清目秀,气质如兰,但少了女性的那份温润,多了几分男子的英气。也难怪恺撒这个见惯了白种美人的公子哥看入了迷。

这是恺撒人生中第一次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开场白开始一场搭讪。对方是男性,如果用意大利式撩人法花式称赞对方的容貌多半赞完这场搭讪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纠结于如何开启话题的加图索先生下意识的开始挠自己的一头金毛,并没注意到对面的亚裔美人儿不知何时结束了研究地图,转而有点无语地盯着面前这只巨型金毛犬将自己的头发越挠越乱,同时嘴里不知道用哪国语言碎碎念着什么。

楚子航虽然是面瘫,但内心世界还是挺丰富的,俗话说的好,每一个双子的内心都有一个八婆(什么鬼),即使楚子航这个伪双子也不例外。所以此时楚子航虽然看上去波澜不惊,其实内心里已经万张黑人问号脸奔腾而过。

见眼前的金毛依然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楚子航小朋友决定帮他一把,于是伸出手捉住一撮看上去质量很好的金发扯了一下。

恺撒感到头皮上的拉扯感,抬起头,看见美人儿手里捏着自己的头发,有点小激动。一句让一向追求浪漫优雅的加图索先生悔恨不已的开场白就这样脱口而出:

"你饿吗?"

此时的楚子航有点懵逼,没见过有谁第一次见面就问人"饿了吗"的,但是诚实的楚子航还是遵从自己的肚子点了点头,并且一只长得很好看还顶着一头乱发的傻金毛确实很难让人拒绝。

恺撒没想到对方会回应自己无厘头的提问,大脑当机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有点希望,于是露出加图索式迷死人不偿命的邪魅笑容,朝楚子航挑了挑眉。

"那咱们去吃东西吧,我知道个地方,那里的甜品……耶稣吃了都想落泪。"

看着美人儿听到甜品时眼睛一亮,恺撒知道自己押对宝了。

"带路吧。"楚子航挑了挑眉回敬恺撒。

恺撒站起身将西装扣子扣上,伸出手,笑出了一口大白牙。

"恺撒·加图索。"

"……楚子航。"

TBC

【恺楚】Mr & Mr Gattuso(史密斯夫妇AU)

第二幕 (上)

五、六年前    哥伦比亚

波哥大这个城市景色秀丽,四季如春,拥有众多的名胜遗迹,保留着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因此被冠以"南美的雅典"之称。恺撒昨天刚在这里完成了一个暗杀任务,现在坐在旧城区的小酒馆里准备小酌一杯,感受感受这座城市的风土人情。

"一杯马提尼,谢谢。"恺撒脱下身上的休闲西装外套,搭在肩上,捋了捋刚被街上的风吹的有些凌乱的金发。

酒保将调好的酒放到恺撒面前的吧台上,刚调好的马提尼散发着淡金色的光泽,这被称为 “唯一能和十四行诗相媲美的发明”完全符合恺撒·加图索作为一个臭屁中二的意大利贵族的美学。他托起杯身,正准备品尝这"沉静的仙药",顺便和刚才一位一直朝他抛媚眼的热情美丽的波哥大女士眉目传个情,却听见窗外陡然传入的爆炸声。

恺撒放下酒杯走到窗边张望,只见不远处波哥大政府常驻军军营的方向飘出阵阵黑烟。四处传来救护车刺耳的鸣笛声以及爆炸引起连锁反应的声音。

恺撒心下不妙,他昨天刚暗杀了个权贵本来身份就可疑,现在如果再扣上个炸军营的屎盆子那简直跳进波河也洗不清,于是转身将酒钱放在吧台上拿上衣服准备走人。刚迈出步子,只见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走进来,操着西班牙语一个一个的询问排查酒吧里的人。

现在是白天,酒吧里人不多,没一会儿士兵就站到了恺撒面前。

"Seňorío,¿Está solo?(西语,先生,你一个人吗?)"一个高壮的士兵问到。

恺撒装作语言不通的样子用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用英语答道:"不好意思不会说西语,能用英语吗?"另一只手背到身后暗暗扣住出门时以防万一放在裤兜的HK P7型手枪。

这两位士兵已经对恺撒这个金发碧眼、特征明显的欧洲人起了疑心,但还是耐着性子用英语又问了一遍:"先生,你是一个人到这儿吗?"

就在恺撒表面保持和善的(?)微笑,内心里已经把炸军营的人从本人到十八代祖宗骂了个遍的时候,小酒馆门上挂着的风铃碰撞出清脆的响声。

"那简直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美妙的声音。"后来的加图索先生如是说。

而现在的加图索先生正想着如何避免与两位装备比他齐全的多的士兵发生正面冲突。见两人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到了门口,彼时英俊潇洒的恺撒·加图索先生正准备趁两人不备先敲晕再说,眼神却不禁也往门口飘了去。

"那是我这一生见过的最美好的场景。"后来的加图索先生如是说。

门口是一位黑发男子,逆着光看不清脸。他手搭在门上往里看了看,然后才推开门走进来。

恺撒从看见男子的轮廓时,内心就有一种微妙的感觉。看见男子白白嫩嫩(恺撒视角)的手后,大脑里飘过的都是小时候跟着中文老师学的"春葱玉指""手若柔荑"之类的词句。而当男子走近,恺撒看到此人的容貌时,大脑又飘过"谦谦君子,温润如玉""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加图索先生已成痴汉,无法自拔,惊鸿一瞥大概也不过如此。

而在后来的楚子航——另一位加图索先生看来,自己当时狼狈的可以。

这真是楚子航职业生涯中最倒霉的一天——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他前几天追杀一个贩卖各国机密信息的前特工到这里,花了好几天终于把这只老狐狸的套路摸清楚,今天上午在波哥大驻军军营里把他截住,结果缠斗时那个傻逼的枪走火打到了刚运进的军火箱上。但不得不说这军火箱的质量也太差了,一把普通的G22一发就给打穿了,还引起了爆炸。爆炸掀起的气流差点让楚子航摔个狗啃屎,站稳了看那只老狐狸已经不见踪影,四处传来军营里驻扎士兵的吼声,为了避免是非,楚子航只好先放弃追踪目标,先出去再说。

他趁乱从军营里逃出来,边跑边将自己身上穿着的迷彩服、防弹衣脱下来随手扔在路边的垃圾桶里,然后将枪和匕首装回不离身的网球包里,再拿出事先放在包里的白衬衫套在身上,拍拍脸上的灰随手推开一家小酒馆的门。

所以没有加恺撒滤镜的楚子航应该是这样的:身上的白衬衫因为之前叠了放在包里所以皱巴巴的,头上还有刚才爆炸掀起的灰,脸因刚才的奔跑微微泛红,一双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泛出金色,虽然狼狈但还是掩盖不了他形貌的昳丽。

TBC

感觉我写的恺撒完全变成了痴汉,完全没有原著中的王霸之气了啊啊啊,文风也在逗比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啊啊啊

PS:今晚出成绩,我心如死灰,这几天大概都不会更……嗯,就是这样。

【恺楚】 Mr & Mr Gattuso(史密斯夫妇AU)

《龙族》同人  
CP:恺撒×楚子航
史密斯夫妇AU
剧情走向基本与电影一致,不会有太大改动。
会有一些《龙族》原著人物打酱油。
第一次写同人文,如有OOC请轻拍。
不定期更新。

第一幕

纽约某婚姻咨询所内

金发男人端坐在皮革沙发上,十指交叉放在大腿上,稍微有些凌乱的衣领未减其魅力半毫,反而增添了几分性感慵懒的意味。他身旁是一位黑发的亚裔男子,男子皮肤白皙,白色衬衫罩在他身上透出一股禁欲的气息,眉眼间透露出几分古典美人的韵味,让人不禁想起中国古代的翩翩君子。

对面弥漫的两股截然不同的气场让纽约著名的婚姻咨询师维京·布里克背后一凉,直觉告诉他这会是他职业生涯中遇到的最棘手的一对同性夫夫。

"那么我先开始吧,其实我们并不需要来做这个,"金发男人调整了一下坐姿,打破僵局,"我们已经结婚五年了。"

"六年。"黑发男子面无表情的修正到,不动声色地皱了下眉。

"…好吧,五、六年。这就像给汽车做个年检,检查一下引擎,换换机油,再更新一下打火器,但这并不代表我们的婚姻出了问题。"金发男人说道,扭过头微笑着看了看他的伴侣。

"大概。"黑发男子的面部表情柔和了些,但依然看不出喜怒。

"那我们现在正式开始吧。"维京结束了这段微妙的介绍,"从1到10分,你们给你们夫夫间感情打几分?凭直觉说就行,不用考虑太多。"

"8分。"两人异口同声到。

"那么你们一周做几次爱?"

"这个我有点不明白,也要按1到10打分吗?"黑发男子问到,"1分代表根本不做了还是做的很少?但是按理说0才应该是不做了。而10就像不停歇地、一直…"黑发男子面露纠结,手指绞在一起。

"这么说我也有点困惑了。"金发男人抓过自己伴侣的右手轻轻捏了捏。

"不用打分,直接说次数就行了。"维京把他们俩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暗自在心里揣摩面前这对夫夫的婚姻现状。

"这个得看情况,你知道的,我们的工作都比较忙。如果都在家的话,一周可能两三次;如果出差的话,电话性‖爱算吗?"金发男人面不改色的说道,神情自然得仿佛是在讨论今天晚餐吃什么。而坐在他身旁的男子神色有点不自在,耳根微微泛红,一言不发,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沙发扶手轻轻地敲着。

察觉到黑发男子的尴尬,善解人意的咨询师清了清嗓子转移话题,"知道个大概就可以了。那么接下来说说你们第一次相遇时候的场景吧。"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黑发男子勾了勾嘴角,面部流露出温柔的色彩,这是维京从进门起看到的男子露出的第一个近似喜悦的表情。

"我们第一次相遇是在哥伦比亚。"

"哥伦比亚的波哥大,"金发男人接过,湛蓝的瞳孔里尽是柔光,"那是在五年前。"

"六年。"黑发男子再次纠正到。

"对,五、六年之前。"

TBC